欢迎来到OKCHEM中文站 OKCHEM国际站
首页 > 行业新闻 > 草甘膦“致癌”风波不断 或致利尔化学等草铵膦生产企业受益

订阅行业新闻 不要错过我们的每日更新

草甘膦“致癌”风波不断 或致利尔化学等草铵膦生产企业受益

2019-04-17


2019年3月27日,美国联邦法院二审裁定孟山都对EdwinHardeman罹患癌症负有责任,并被勒令赔偿8000万美元。这是美国联邦法院认定草甘膦致癌的首例案件。受此案影响,越南农业和农村发展部宣布禁止所有含有草甘膦的除草剂产品的进口和贸易,并且将在不久的将来彻底禁止草甘膦在越南使用。


在这之前,2018年8月11号,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方面有陪审团裁决,孟山都被判赔偿患癌园丁2.8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8亿元。对此,孟山都公司表示不认同裁决,会提起上诉。
 
以上事件或利好草铵膦行业发展。
 
先简单科普一下草甘膦和草铵膦:
 
草甘膦是当前最主要的转基因作物抗性除草剂,在全球除草剂市场占比约48%,产品市值高达60亿美元,是农药第一大单品,也是我国发展最快、产量最高、出口量最大的除草剂品种。
 
草铵膦是基于天然产物的除草剂,相较于草甘膦等化学农药,具有环境和谐、较好的社会认可度等优势,目前无致癌争议。草铵膦作为第二大灭生性除草剂,相较其他灭生性除草剂草甘膦(见效相对较慢、杂草耐药性严重)、百草枯(剧毒)、敌草快(除草谱窄),使用效果更优更安全,是替代草甘膦的最优品种。有机构的研报表示,草甘膦替代空间远期达29万吨(请注意,此处的远期,至少以十年为单位计的远期)。
 
根据通常认知两者的主要区别是:草铵膦除草速度快,安全性更高,但成本高很多,且没有草甘膦灭根性强。另外,草甘膦会产生耐药性,而草铵膦不会,所以草铵膦可以作为互补产品和草甘膦交替使用。草铵膦有一定的优势,但在两者数倍的差价面前还是白搭,所以我们发现,草铵膦真正想要替代草甘膦,只可能是从安全性上有所突破。
 
美国法院的这次判罚撕开了这道口子,但这道口子很难说最终是否成立,因为是否致癌无法清晰证明,或许以后有了更多的证据和信息后才能更加明确。当然也完全可能会被证伪。
 
以下编者简单盘点草甘膦、草铵膦相关生产企业。

生产草甘膦的企业有很多,规模较大作为主营的有新安股份、江山股份、扬农化工。这几家上市公司是角逐巨大的除草剂市场的主力。这个市场的特点是总量巨大且已稳定,集中度不断提高,但价格呈现一定的周期性。
 
A股和草铵膦有关的是利尔化学、辉丰股份、红太阳。
 
利尔已有年产能8400吨,还有10000吨在建;辉丰有5000吨在建,2019年是否会达产还不确定;红太阳的3000吨产能根据公司公告已于2018年底开车,但开工率具体达到了怎样的程度不可知。所以,目前A股真正的草铵膦股就只有利尔化学。
 
利尔化学实控人是中国工程物理研究所,央企背景。调研来看,公司的发展治理均非常好。而从历年业绩表现看,它不像是周期股,更像是一只成长股。销售毛利和ROE从2015年开始出现显著上升,公司发展进入爆发期。
 
草铵膦生产有两种技术路线,Hoechst路线和Strecker路线,前者污染小,成本低,长期以来只被拜耳掌握,国内都是后者路线,大同小异,成本略高。但是利尔化学公司在2016年度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公司已完全掌握拜耳草铵膦工艺的核心关键技术,并将在公司的广安生产基地项目中实施。
 
拜耳的技术先进,污染少,成本低,国内除利尔之外尚无其他公司掌握,也就是说,目前尚未达产的10000吨达产的那一天,国内草铵膦的市场格局一定会发生重大的变化。根据正常推理,大概率将在2019年达产,这必然会成为推动利尔股价表现的业绩主线。但是,如果拜耳,红太阳,辉丰的计划产能也在短期内达产的话,供应井喷,草铵膦的价格一定会承压。


来源: 格隆汇

会员权益

邮件咨询

电话咨询

0571-28055276

在线咨询

微信分享